鹃城文化

一瓣酱心 山城飘香

2020-03-12 本站 3468

六月的天,火红的太阳煎烤着山城的每一个角落,地面热浪滚滚好似火炉,知了也不再鸣唱,就连呼吸也有了些焦灼的味道。汽车驶过街道喘着嗤嗤闷气,挪动着疲惫步子显得力不从心。昔日喧嚣的大街,川流不息的人们也不知躲哪儿去了,城市有了点少有的宁静和沉闷。一个身影匆匆穿行在烈日下,一会跨过了大街,一会又掠过小巷,一会登上了石阶,一会又消失在了树荫。他身着有些汗斑和酸味的体恤,脚穿一双白色旅游鞋,肩挎一个黑色布包,体型略胖。在他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,样子看起有些憨憨的实诚和敦厚。

只见他俩快步跨进了街边的一家超市,眼睛不时张望像是在搜寻着什么,时而又停下脚步向旁边的人询问着什么。不一会俩人走到一个身着绿色体恤的大姐旁边,不停的说着比划着。面前的大姐,烫着一头卷发,上衣别着胸牌,显得干练整洁又亲切近人。俩人被大姐七拐八拐的领到了一间房前,屋里堆满了如山一样的货物,一架又一架,一层又一层,鳞次栉比望不到尽头。屋里的空气似火烧一样,人也好像掉入了蒸笼,汗珠顷刻间就爬满了额头。两人走到一排货架前,伸出臂膀搂起几个货箱就走,沉沉的箱体压在手臂上,后背的衣服很快就浸湿了一片。

两人穿过逼仄的巷道,到了一排货架面前,熟练的划开箱体,从箱里拿出一瓶又一瓶的“鹃城牌”豆瓣,快速的在货架上拾掇着,每一瓶豆瓣在他们手里好似孩子般被呵护,每一瓶都被轻轻的擦拭干净摆放整齐。他俩似一对孪生兄弟,一扬一取,动作娴熟而默契,时而用衣角擦拭一下额头,时而退后端详货架片刻,一瓶瓶豆瓣就像国庆被检阅的哨兵那样在货架上整齐划一的排列着。位置、排面、品项、价签、清洁……每一项工作,每一个环节,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熟练专业。旁边的大姐露出了赞美的微笑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,一瓶瓶“鹃城牌”豆瓣像亭亭玉立的少女整齐地排列在货架上,几分温婉又几分与众不同,哥俩看着满架的产品相视一笑出了店门,消失在了人流中。天有些暗了下来,走在暮色苍茫的大街,偶尔一缕酱味从路旁餐馆橱窗里飘出,我忍不住咽了咽涎水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……